1
欢迎来到馨馨文学网,您可以 登陆或者 注册

您现在的位置:馨馨文学网 - 365bet 提现 要几天 - 故事会 - 文章列表

故事会

故事会:提供各种经典优美的故事会、爱情小故事、民间故事、天天故事会、寓言故事、童话故事在线阅读欣赏。欢迎前来发表你的故事

  • 发表日期:2014-04-02 14:21:27 七月絮语

    《一》 七月流火,燃烧着整个城市,望着马路上悬浮起的海市蜃楼心也被烘烤的发烫,蒸发出抑制不住的浮躁。还是窝在工作室吧,让汗水浸透衣衫,体会那一颗颗从毛孔里蹦跳出来的活泼在身上游走然后滚落。再

  • 发表日期:2014-03-26 18:55:35 鞋子的故事

    你穿38码的鞋逛街的时候看上了一双鞋,鞋的颜色款式你都特别喜欢,你就认定了这双鞋,可是老板告诉你鞋子只有37码,你犹豫再三还是决定要买,你想慢慢适应穿久了就会好的,于是你把鞋子买回了家。 穿了一个

  • 发表日期:2014-02-20 19:34:54 谢谢你,我的爱!我的忧伤

    【一】 慢一点,再慢一点,我想拦腰处打个结,把光阴紧紧挽住。此后,阳光满屋,年华如旧,你说,我永远都是你臂弯里当初那个傻傻的坏丫头。 嘻,我是月光下小楼里最妩媚的诱惑,把橘黄色的小灯拨成你眼中

  • 发表日期:2014-02-15 14:28:35 艾菲的症结

    她叫艾菲。 她哭了一晚上,呵呵,终于找到症结所在了。她一直说自己很现实,其实,她还不够现实,她太理想化了,所有的事情,她以为会朝着好的方面发展,但是,差强人意。大学里,她觉得以后的生活会是稳

  • 发表日期:2014-02-15 14:16:52 婴宁

    一,曌 小哥,讨碗水来喝! 这个声音跟茶棚外面三伏天的热气一起扑了过来,跟着风风火火又走进一位老妇跟一个姑娘,我不由大喜过望,总算来客了!赶忙揉开睡眼,一边招呼她们坐下,一边指着棚子外面挂着的

  • 发表日期:2014-02-15 13:35:00 沾鼠板上的老鼠

    超市的老总给管理中层开会,强调近期的工作要以防鼠为重。有的顾客打投诉电话,说买东西时竟然发现被老鼠盯着看。这种现象一定要杜绝,如再发生,部门经理、管食品的科长和员工都要无条件地接受罚款。 指

  • 发表日期:2014-02-15 12:56:36 空房间

    当第一次,进入这个房间时,心怦怦直跳,像是久违重逢的情人,总是想要做些什么亲密的动作。 于是,我从门口轻轻挪动着身体,特怕因为自己的意外来访而惊醒了沉睡中的生灵,带来困扰。墙壁上的涂色染料,

  • 发表日期:2014-02-15 12:51:43 卸货

    散货科同仁请注意,听到广播后到验货口接货。扩音喇叭上传来最不受人欢迎的声音。 散货科科员把目光都投向莉,七嘴八舌埋怨:你傻啊莉,为什么每次都是你要货,和你一个班经常卸货,怎么不让你对班要?你

  • 发表日期:2014-02-15 12:47:57 老爷爷的新被子和火炉子

    放寒假的晓看到八十四岁的老爷爷住在仓库似的房间里,屋里堆满了粮食。 大冷的天气,屋里没有炉子。晓让爸爸为老爷爷垒个炕,爸爸说怕炕烧得太热把老爷爷烫着;晓让爸爸给老爷爷买个电热毯,爸爸说怕老爷

  • 发表日期:2014-02-15 12:26:45 枫林之恋

    这一年,他22,已经是个大男孩了,落落大方,伤感不在,成熟而稳重俊俏的脸上带有一丝迷人的气息。 这一年,她21,已经成长为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,如出水芙蓉美艳不可方物。 转眼间

  • 青心情很好,她痛痛快快地洗了澡,换上几天前刚买的衣服,走到镜子前照了照。 镜子里是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少妇,个子不高也算得上小巧玲珑,烫过的长发披散在肩上,高领大款带花毛衣罩着线条优美的身材,脚

  • 发表日期:2014-02-14 20:48:03 孟的感慨

    负责进货的经理回了老家,老总亲自来管进货。由于老总对进货事宜不熟,就到卖场了解情况。 每天都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孟靠在老总身上,娇声娇气地说个没完,连同事们喊她去领工资的招呼声也听不到。 等同事们

  • 发表日期:2014-02-14 20:46:51 某年的故事

    两只鸡蛋,一只母鸡下。 经二十三天孵化,成了两个鸡娃娃。黄团团真可爱,毛绒绒亲哥俩。白天一同觅食,晚上睡在母亲的翅膀下。经历了风,经历了雨,一天又一天,他俩就长大。学会了

  • 发表日期:2014-02-14 19:40:19 李大肚

    我十来岁的时候,李大肚是我们史家岗公社的书记。也就是我们那里最大的官儿了。 李大肚不光是肚子大,什么都比别人大一些。二百多斤呢!在那种困难时期,吃成他这样的人很少。李大肚经常来我们村下乡,人

  • 发表日期:2014-02-14 19:33:46 金牙丢了

    刘市长偶尔住办公室。 早晨起来,发现自己嘴里的金牙不见了!他吓了一跳。当然,不可能是谁能够偷窃的,肯定是掉在什么地方了?他自己眼睛不好,喊来秘书小李帮他找找。两人找遍了房间,还是没有着落。小

  • 发表日期:2014-02-13 22:34:50 那天的天气很好

    那天的天气很好。树生哥老两口一大早就来到了田里,这是他们今年种得最好的两亩多谷子。孩子们都在城里工作,但是并不是怎么富裕。树生哥最看不惯城市生活了,喝口凉水也得花钱,算什么鬼地方!可是村子

  • 发表日期:2014-01-22 11:26:44 检查书

    乌村的汪得到书记亲自带队对乌村第三村民小组的土地进行调整,在丈量土地时和小闫发生了争执。小闫刚从部队退伍,年轻气盛,初生牛犊不畏虎,他得理不让人,在和汪书记争执时还动起了手,他一拳下去将汪

  • 发表日期:2014-01-22 11:18:39 今年对联这样写

    我每天穿梭于城市与乡村之间,近来忽然觉得无论是城市的街道还是乡村小路人都变得多了。一回首春节快到了,此时便觉得时光流逝之快。在外的人们纷纷回家了,这是节日对他们的呼唤。他们带回了喜庆,也带

  • 发表日期:2014-01-22 11:11:34 最后的考察

    年越来越近,年味便越来越浓。街头巷味尽是购置年货的人们,最令我瞩目的是卖对联的一个个商贩,他们将通红的对联平铺在地上,让人们随意挑选。我便时常凑过去看看那些印刷品上的书法,书法无可挑剔,只

  • 发表日期:2014-01-22 10:57:26 对联事件

    年前我确实很忙,但无论如何疲惫,生活始终让我无法停止脚步。奔波,一年,甚至一世就这样无休无止。 我真的很疲惫,但我真的没有忘记我对乌村和老王的承诺,我必须要为他们写对联。年前我特地去了一趟邻

  • 发表日期:2014-01-21 14:43:03 【参赛】愁

    一早,倩就接到老师的电话,让必须去一下学校。倩的心一沉。 倩都不知这是第几次被老师叫去开家长会了,不是全校家长会,而是单独的家长会。 唉,我的孩子怎么了,怎么这么让我不省心!倩自言自语地叹息着

  • 发表日期:2014-01-20 10:40:54 写给“小小”的信

    小小:你好! 我真正上网的时间大概也不到一年吧!在这段不长不短的时间里认识了天南海北的许多朋友,其中有个你,咱家乡的网友。 网络给了我什么呢?我喜欢看大家的文字,我更喜欢写一些文字,文字放飞我

  • 发表日期:2014-01-20 10:34:55 写给三.八节的祝福

    两天前我见到一对男女走进工地。 他们都背着一鼓鼓的行囊,并且都左手提包,右手拿桶。他们看上去很疲惫,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。我一连见他们停下歇了三次。那个男人每次都要在女人身上拍几下,也许是想为

  • 发表日期:2014-01-16 19:40:24 珍妮的项链

    小女孩珍妮终于得到了一条她渴望已久的珍珠项链,于是她雀跃不已也珍爱不已。珍妮洗澡时戴着它,睡觉时也戴着它,唯恐遗失了这条心爱的项链。可是这条珍珠项链却是假的,没有多久假的珍珠开始一点一点的

  • 发表日期:2014-01-16 18:40:21 浅笑上眉梢

    摘下一颗岁月的种子,撒在这花开的三月。用逝去的时光来护养,用满心的宁静来守候这珍贵的成长。你听,岁月如歌声般轻轻飞扬。漫卷起暮春时节里花朵的忧伤,携带着柔情与温宁铺满我的心房。心,一点一点

  • 发表日期:2014-01-16 18:35:00 黄老儿与厚盾

    厚盾只觉得四周白茫茫一片,耳畔有风呼呼的作响,而自己的身体一直飘飘地下坠,他身旁是跟他一直不同道却也同道的黄老儿题记 黄老儿与厚盾本是一对邻居。自幼一起生长在同一个村庄。一方的水土却养育了他

  • 发表日期:2014-01-14 14:27:36 他若转身,你便遗忘

    没有谁真的放不下谁,也没有谁真的不能没有谁,只有谁舍不得放下谁,只有谁舍不得离开谁,一个人真正匍匐在另一人脚下的原因,不是一切外在的条件,而是这个人无限卑微的在乎。题记 【一】 我终于又回来了

  • 发表日期:2014-01-14 14:13:43 心即如千丝,又有千结

    裂缝 【一】 喜欢略带沙哑的声音,能在一瞬间将心攫紧的感觉。也许,是心飘得太久,渴望短暂的停留,而这种声音恰好满足了这种渴求。 有些声音,如同一道狭窄昏暗的巷子,需要侧身进入,伸出手指,细细触

  • 中国青年报3月30日报道他在拼命地跑,后面一直有群人追赶他,他跑得喘不过气来王信书说,一年来,他经常被这样的恶梦惊醒。 57岁的王信书是江苏响水县的一名残疾退伍军人,他在1979年那场自卫反击战中受过脑

  • 她和她是一对欢喜冤家。 熟悉她们俩的人都这么说。 燕子,这篇文章最后一小节的作用应该怎么概括?是不是要从内容和结构两方面去考虑?问这话的人是她,由政治转行至语文学科的张老师。 你自己先想想,我

深度阅读: